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笔趣-第五百六十九章 存亡之際相伴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小說推薦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哦?’
看着姚逸尘拿出来的灵丹,江北然颇感惊讶。
因为只是闻其丹香,江北然就觉得它很符合自己设想中的解毒丹。
烈性极强!
而且如果光是烈性强的话,江北然还不会觉得有多诧异,毕竟他也很轻松就能做出来,但姚逸尘他们做的这颗明显就有所中和。
只是究竟中和到了什么地步,还得找人试验一下才知道。
“厉害,这粒灵丹要比我所炼的强上许多。”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同时心中感慨九品宗师不愧是九品宗师,给他们一定时间钻研,迸发出来的智慧还是非常惊人的。
听到江北然的夸奖,姚逸尘哈哈大笑道:“还是江大师给出的方向好,我们只是不断完善而已。”
“姚大师谦虚了,不过各位既然没有急着来找我商讨,是不是说明并没有碰到任何阻碍。”
姚逸尘点点头,肯定了江北然的说法,接着道:“目前来说,进展确实很顺利,我们有把握在两日内让这颗灵丹的药性再提高一成。”
“佩服。”江北然拱手说了句。
他属实没想到这五位九品宗师认真起来如此厉害。
讨论间,谷梁谦带着城中的百个玄尊来到了院子中,其中大部分都是受伤玄圣的族人或是弟子。
哆啦A梦世界里的魔法师 小说
江北然也就让他们依次去到自家玄圣身边,然后开始了他的导毒大法。
虽说第二次导毒的危险性更大,但江北然还是顺利完成了对所有玄圣的治疗。
“呼……舒坦了,江大师,又欠你一次。”成严清下床后舒服的动了几下手脚说道。
点点头,江北然再次看向所有恢复的玄圣说道:“虽然忠言逆耳,但晚辈还是得再说一次,各位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决不能再透支身体了,不然就算我也救不了各位。”
成严清听完洒脱一笑,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没办法,我们几个老家伙要是不拼命,又怎么给你们创造安心炼丹的环境,那些蛊修的攻势这几日可是越来越猛了。”
接着另一位玄圣也说道:“是啊,本座知道你是好心,但情况就是这样了,我们躲开的话,又有谁能顶上去呢?”说着也走过来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快些炼出能解掉这瘴气的灵丹比什么都强,我们几个还能不能再看一次蓝天,就全靠你们了。”
说完他便潇洒的迈着大步离开了。
接着其他几位玄圣也纷纷表态,意思都差不多,他们也想退,但是渊城中有着他们的妻子、儿女、族人、徒弟,这些都是牵挂。
所以即使知道自己重伤在身,也不得不顶上去。
感受到这份决然后,江北然回头看了一眼谷梁谦道:“谷梁前辈,已经到绝境了吗。”
和江北然对视一眼,谷梁谦回头看向那些离去的玄圣说道:“若是他们再毒发,恐怕离渊城告破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说话时,谷梁谦的眼中也带着一份决然。
他并没有催促江北然快些拿出结果,因为他明白江北然和一众九品宗师也正在竭尽全力的思考破局之法,但如果方法一想就能有,那这个世界就太简单了。
‘看来战况比我想象的更激烈啊……’
在江北然原本的想法中,只要有玉麓阵在,这些玄圣就有足够的资本跟那些蛊修耗下去。
但瘴气的进化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如今玄圣对瘴气的抵抗力明显越来越低了,再这样下去,就算这些玄圣坚持不用玄气,瘴毒也依旧可以破坏他们的身体内部。
“我明白了。”江北然说完对朝着姚逸尘他们拱手道:“那我们就继续各自前进吧,我先告辞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回到惊蛰楼,江北然并没有将刚才遇到的事告诉他们,因为江北然并不觉得有任何一位宗师在这种情况下偷懒,所有人每天都在集思广益,绞尽脑汁的思考着破局之法。
如今这么多天过去,每天头脑风暴数百次的江北然其实心中已有了不少计划。
但因为始终没想到最完美的那一个,所以一直没决定究竟执行哪个。
只是当下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犹豫了,就算这些思考的计划不那么完美,他也必须从中挑出一个最好的来执行,不然等到哪天真有玄圣陨落就来不及了。
“江大师,今日怎么来的如此迟,可是被什么新想法耽搁了?”
“是啊,等你多少个时辰了都。”
“都让开,都让开,江大师,我这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凭什么呀!你有问题,我们就没有?”
“排队去,排队去。”
……
江北然刚走进大厅,一群九品宗师就围了过来,虽然有些吵吵嚷嚷,但队伍还是很快就排好了,这是他们多日来养成的习惯。
但江北然却是朝着众人摆摆手,开口道:“今日我必须决定一件重要的事,接下来被我喊到名字的人请出列。”
见到江大师一脸严肃,众九品宗师也是纷纷收声,脸上的表情也同样严肃起来。
“薛永清、董政轩、高云奇、卢鹏霄、张训庭……”
随着江北然口中念出一个个名字,队伍中也不断有九品宗师走出来。
在江北然叫到十位九品宗师的名字时,众人就发现他是每一类玄艺的宗师都叫出去了一位。
事实证明他们猜得没错,江北然一连说出十六个名字后抬起头道:“各位请随我来。”
十六位九品宗师也没多说什么纷纷跟上江北然的脚步进入了临时的议事厅。
官方公告活動
留下一众宗师面面相觑,感觉颇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走进议事厅,江北然对众宗师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诸位先请坐吧。”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
‘哦?’
看着姚逸尘拿出来的灵丹,江北然颇感惊讶。
因为只是闻其丹香,江北然就觉得它很符合自己设想中的解毒丹。
烈性极强!
而且如果光是烈性强的话,江北然还不会觉得有多诧异,毕竟他也很轻松就能做出来,但姚逸尘他们做的这颗明显就有所中和。
只是究竟中和到了什么地步,还得找人试验一下才知道。
“厉害,这粒灵丹要比我所炼的强上许多。”
火藥哥 小說
江北然这句话说的真心实意,同时心中感慨九品宗师不愧是九品宗师,给他们一定时间钻研,迸发出来的智慧还是非常惊人的。
听到江北然的夸奖,姚逸尘哈哈大笑道:“还是江大师给出的方向好,我们只是不断完善而已。”
“姚大师谦虚了,不过各位既然没有急着来找我商讨,是不是说明并没有碰到任何阻碍。”
姚逸尘点点头,肯定了江北然的说法,接着道:“目前来说,进展确实很顺利,我们有把握在两日内让这颗灵丹的药性再提高一成。”
“佩服。”江北然拱手说了句。
他属实没想到这五位九品宗师认真起来如此厉害。
讨论间,谷梁谦带着城中的百个玄尊来到了院子中,其中大部分都是受伤玄圣的族人或是弟子。
江北然也就让他们依次去到自家玄圣身边,然后开始了他的导毒大法。
虽说第二次导毒的危险性更大,但江北然还是顺利完成了对所有玄圣的治疗。
“呼……舒坦了,江大师,又欠你一次。”成严清下床后舒服的动了几下手脚说道。
芜瑕 小说
点点头,江北然再次看向所有恢复的玄圣说道:“虽然忠言逆耳,但晚辈还是得再说一次,各位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决不能再透支身体了,不然就算我也救不了各位。”
成严清听完洒脱一笑,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没办法,我们几个老家伙要是不拼命,又怎么给你们创造安心炼丹的环境,那些蛊修的攻势这几日可是越来越猛了。”
接着另一位玄圣也说道:“是啊,本座知道你是好心,但情况就是这样了,我们躲开的话,又有谁能顶上去呢?”说着也走过来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快些炼出能解掉这瘴气的灵丹比什么都强,我们几个还能不能再看一次蓝天,就全靠你们了。”
说完他便潇洒的迈着大步离开了。
接着其他几位玄圣也纷纷表态,意思都差不多,他们也想退,但是渊城中有着他们的妻子、儿女、族人、徒弟,这些都是牵挂。
所以即使知道自己重伤在身,也不得不顶上去。
感受到这份决然后,江北然回头看了一眼谷梁谦道:“谷梁前辈,已经到绝境了吗。”
和江北然对视一眼,谷梁谦回头看向那些离去的玄圣说道:“若是他们再毒发,恐怕离渊城告破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说话时,谷梁谦的眼中也带着一份决然。
他并没有催促江北然快些拿出结果,因为他明白江北然和一众九品宗师也正在竭尽全力的思考破局之法,但如果方法一想就能有,那这个世界就太简单了。
‘看来战况比我想象的更激烈啊……’
在江北然原本的想法中,只要有玉麓阵在,这些玄圣就有足够的资本跟那些蛊修耗下去。
但瘴气的进化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如今玄圣对瘴气的抵抗力明显越来越低了,再这样下去,就算这些玄圣坚持不用玄气,瘴毒也依旧可以破坏他们的身体内部。
“我明白了。”江北然说完对朝着姚逸尘他们拱手道:“那我们就继续各自前进吧,我先告辞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回到惊蛰楼,江北然并没有将刚才遇到的事告诉他们,因为江北然并不觉得有任何一位宗师在这种情况下偷懒,所有人每天都在集思广益,绞尽脑汁的思考着破局之法。
如今这么多天过去,每天头脑风暴数百次的江北然其实心中已有了不少计划。
但因为始终没想到最完美的那一个,所以一直没决定究竟执行哪个。
只是当下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犹豫了,就算这些思考的计划不那么完美,他也必须从中挑出一个最好的来执行,不然等到哪天真有玄圣陨落就来不及了。
“江大师,今日怎么来的如此迟,可是被什么新想法耽搁了?”
“是啊,等你多少个时辰了都。”
“都让开,都让开,江大师,我这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凭什么呀!你有问题,我们就没有?”
“排队去,排队去。”
……
江北然刚走进大厅,一群九品宗师就围了过来,虽然有些吵吵嚷嚷,但队伍还是很快就排好了,这是他们多日来养成的习惯。
是朋友呢
但江北然却是朝着众人摆摆手,开口道:“今日我必须决定一件重要的事,接下来被我喊到名字的人请出列。”
见到江大师一脸严肃,众九品宗师也是纷纷收声,脸上的表情也同样严肃起来。
“薛永清、董政轩、高云奇、卢鹏霄、张训庭……”
随着江北然口中念出一个个名字,队伍中也不断有九品宗师走出来。
在江北然叫到十位九品宗师的名字时,众人就发现他是每一类玄艺的宗师都叫出去了一位。
事实证明他们猜得没错,江北然一连说出十六个名字后抬起头道:“各位请随我来。”
十六位九品宗师也没多说什么纷纷跟上江北然的脚步进入了临时的议事厅。
留下一众宗师面面相觑,感觉颇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走进议事厅,江北然对众宗师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诸位先请坐吧。”
见到江大师一脸严肃,众九品宗师也是纷纷收声,脸上的表情也同样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