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秘之劫 起點-第305章 最後的占卜(求月票)讀書


神秘之劫
小說推薦神秘之劫神秘之劫
地狱之门后。
监牢最深处的房间内。
‘烟花’女士正躺在软椅上,手边放着那本黑色笔记本与一壶不断冒着热气的红茶。
在她对面还站着几位非凡者,为首的赫然是‘哲学家’西斯托斯!
“……这次的事情太过重大,必须请你再占卜一次了,使用‘预言书’,在‘太阳王之矛’的保护下拜请司岁伟力,做最高级别的占卜。”
我家後門通洪荒
西斯托斯与雅各布深深鞠躬:“这是为了王国!”
“是啊……为了王国。”
‘烟花’女士平静的眼眸没有一点波动。
在场当中的菲奥娜已经不忍地转移开视线。
她十分清楚,‘烟花’女士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再进行最高等级的占卜,可能会直接死亡!
西斯托斯他们与自己一干人,就是凶手!
都市透视龙眼 来碗泡面
但在面对可能危害王国的大事之时,调查局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这位占卜师。
如今的调查局都即将覆灭,区区一位占卜师,又算的了什么?
‘烟花’女士站起身,地面上没有一丝她的影子,她目光扫过众人,语气平静:“我并非‘无影教团’的人,‘无面者’未必会每次都回应我的请求……但我会努力尝试一下的。”
最擅长占卜的性相,是‘曜’、‘闇’……以及‘影’。
‘烟花’女士显然并非‘机械导师’,也不是‘黑闇之兽’,她是一位‘无影者’!
也难怪调查局会在‘地狱之门’深处,‘太阳王之矛’封印最强的地方为她开辟居室。
要是在其它地方,或许她会直接遁入灵界之中,传送离去!
西斯托斯沉默无言,只是默默沟通‘太阳王之矛’,令纯白的光芒洒落。
拜请司岁的仪式必然伴随着风险!
但‘太阳王之矛’无疑可以将危险隔绝,特别是对仪式之外的他们,是最大的保护。
‘烟花’女士神情平静,仿佛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令她动容。
她手上拿着的黑色硬壳笔记本就是天使级神奇物品——‘预言书’!
此时所有条件都已经具备,‘烟花’女士流畅地描绘仪轨,点燃蜡烛,以空灵的语调吟唱祭文:
“我们拜请‘无面者’,万千面相之神,祂将照见真实!”
……
仅仅只是一句灵界咒语出口,西斯托斯的表情就有所变化。
他看到‘烟花’女士的脸庞之上一阵模糊,仿佛变成了小孩的面容。
下一秒,又变成了一位老者的样子。
男人、女人……各种各样的面孔一一闪现而过,在这一刻,‘烟花’女士似乎变成了任何人,却唯独不是她自己。
‘仅仅只是一句祷告,就引来了‘无面者’力量的自行回应么?’
雅各布喃喃道:“如果‘烟花’女士加入‘无影教团’之类的组织,必然被当做圣女对待的吧?”
‘无面者’是一位很奇异的司岁,祂化身万千,却从未有人见过祂的真实面相。
与此同时,祂也极少回应信徒的祈求,即使是力量的自行反馈,也极其少见。
如同‘烟花’女士这样的,更是可以说无比罕见。
菲奥娜无声地叹了口气,作为调查局专门培养起来的‘占卜师’,‘烟花’女士其实并没有多少选择。
哗啦啦!
不断变幻面孔的‘烟花’翻动起手上的‘预言书’,黑色笔记本自动翻页,蓦然来到一片雪白的全新页面。
光与影重叠,浮现出清晰的景象。
……
普尔茅斯,地铁站台。
一位身穿棕色长排扣礼服,戴着礼帽,打扮极为得体的绅士,脸上戴着一张白色面具,遮住了两撇漂亮小胡子以上的部位。
他的嘴巴裂开,直到耳朵根部位置,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最好的美食应当由美食家享用!”
“诸位,前菜已经享用完毕,接下来,就是正餐了!”
一位位宛若要去参加宴会的绅士与淑女嚎叫着,撕碎了维持秩序的地铁保安,占领了整个站台。
另外一名小丑打扮的黑衣人奋力拉动操纵铁轨的拉杆,令轨道偏向了全新的方向。
那是一个隐秘的站台,它通向调查局入口的大门。
这些非凡者们训练有素,给地铁的蒸汽车头绑上了一堆炸药,在欢呼中开动了列车。
……
诸多光影浓缩成一两秒,除了眼力过人的非人存在,也没几个能看清楚这些飞速掠过的人影。
“是‘血衣俱乐部’,它背后是‘美食家协会’!”
雅各布咬着牙齿:“这群该死的食腐者,就是进攻调查局的主力么?”
“‘烟花’,我们需要更多情报,最好也占卜一下费列特教宗的演讲!”
西斯托斯望着这一幕,却皱起眉头。
沙沙!
‘预言书’艰难地翻开下一页。
西斯托斯表情一变,他看到了自己的尸体!
穿着朴素长袍的尸体胸口有明显的贯穿伤害,大量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衣袍。
旋即,这具尸体被丢弃在地上,大量调查局总部的建筑被毁灭,一位位调查员死亡、或者被食尸鬼下仆们围住、吞食……
烈焰……吞噬了整个调查局总部!
想看被美鈴寵愛的咲夜小姐的同人本
霎时间,画面又产生了变化。
它来到了一处广场,有卫兵把守的雨花石演讲台上,一袭紫色华丽长袍的教宗费列特于万众瞩目之中对着台下亲切招手,在他身后,有着浓郁至化不开的阴影!
阴影宛若帷幕,缓缓拉开,露出的是……
咔嚓!
‘预言书’猛地合上,宛若野兽合上了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
田中全家齊轉生
诸多仪轨尽数炸裂,‘烟花’女士的脸庞一瞬变得模糊,发出各种声音的惨叫。
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小孩的……
似乎在这一瞬间中有许多人被残忍杀害,或者遭遇了更加可怕的事情。
听得菲奥娜脸上都浮现出不忍之色。
最终,一切异状消散,原地只剩下瘫软着的‘烟花’女士。
她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她的手掌变得干枯,皮肤上满是褶皱,仿佛在刹那间就失去了全部的青春活力。
她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但依旧从容:“我看到了漆黑的夜幕,那是司岁的伟力……凡人窥视司岁,有罪!我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也看到了‘血衣俱乐部’进攻调查总部的日期……就在今夜!”
“谢谢!”
西斯托斯吐出一句,旋即带着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凄厉的警报声旋即响起。
菲奥娜望着老妪模样的‘烟花’女士,略有些不忍,却咬咬牙离开,准备投入战斗。
她知道这次占卜受到反噬后,‘烟花’女士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