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深空彼岸 ptt-第四百五十章 一走就是兩千多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陈永杰彷徨了,当初,帕米尔高原大战,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真的拿命在堵,都没皱过眉头,现在他满心忧虑,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去。
他快速留下视频音讯,如果没有选择,那么也只能上路了,但要让关琳知道因果。
“似乎还有时间,虽有光雨流动,但并没有消失的迹象,这只是初兆吗?”夜晚,他看着自己发光的身体。
突然,他神情一滞,而后心潮起伏,被惊到了,自身蒸腾的点点光雨十分奇异,有些熟悉的特质。
“师傅!”他想到了三十年前的旧事,他的师傅,在神秘接触中消失的事件,有眼下这种气息。
当时是在山地间,祥和之光覆盖那里,进去的人最终都无缘无故跟着不见了,原地留下一口黑剑,就是他现在一直用的兵器!
“我师傅这是跨域征战去了,当年属于误入,还是被莫名选中?”陈永杰一改彷徨与不安,眼神有些吓人,他……想去了!
猎天争锋 睡秋
前段时间,他曾请教过张道岭、冥血教祖,他们认为神秘接触事件和小型仙界突兀降临有关,那种光幕可以移动,但没有能确定怎么回事,现在有答案了。
教祖级人物无法确定,自然是因为,超出他们所统御的仙界的范畴,那是在域外,和其他文明有关。。
“这口黑剑曾经属于剑仙子的大仇人,灭了她那个道统的满门,我去问一问,难道她那个人仇人去了域外?”
……
宇宙深处,密地结界中,湖光潋滟,神树摇曳下晶莹的花瓣,气氛很融洽,不再有打打杀杀。
羽化、欧拉、河洛三星的超凡者不服气也不行,再敢站出来的话,可能会被那个年轻人全部灭掉。
他现在居然可以和深不可测的密地黑狐对话,还那么的平静与从容,这超出了他们的理解。
当初,来密地时,他只是一个凡人,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走到这一步。
“你要是不提及,我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早已习惯密地的生活,磨平了曾经的所有棱角,热血已冷,心神半腐,暮气沉沉,没有了蓬勃的斗志。”老狐粗布麻衣,站起身来,仰头望天,一副饱经风霜的沧桑之态。
它透过结界,盯着宇宙深空,眼神渐渐凌厉,如同刀剑齐鸣,有实质化的光束飞出,刺透结界!
所有人都动容,而后震惊,他还真的是一位来自仙界的绝世强者,一位幕天层次的至强生物?!
许多人头皮发凉,仙界中的绝顶人物就在他们身边,活在现世中,现在被证实了,太惊人了。
而后,人们看到,王煊起身,和老狐站在一起,依旧那么的平和,宁静,让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头大。
这个异星人,能与至强者并肩而立,并亲口揭示出老狐的部分根脚,到底是什么怪物?而他们早先还一而再的想灭掉他呢,真是疯了。
对他们而言,早先的行动犹若是在地狱的入口疯狂蹦极,现在后怕不已,阵阵心悸,颇为惶恐。
“我爷爷是可以称尊做祖的幕天层次的生灵?”小狐妖一阵迷糊,抱着的一堆礼物都落在了地上。
“我爷爷……是仙界大佬,能出传奇自传的人?!”马超凡没脸没皮,热血澎湃,感觉自己的身份跟着暴涨,晕乎乎。
“走吧,我们两个聊一聊。”老狐带着王煊,避开所有人,来到一间静室,与外界彻底隔绝。
“我是谁?姜思远的师傅,一个当年无力保护自己弟子的废物,一个至死都带着遗恨的老不死!”
老狐的情绪有些激动,不在那么宁寂了,像是一口无波的古井坠落一颗陨石,溅起巨大的浪花。
姜思远是谁?很快,王煊从老狐口中知道了。
他的瞳孔有光划过,感觉有些难以置信,是那个“巨鲸”,开启过特殊内景地,牺牲自己性命,救过方雨竹的人。
“那个时代,你似乎不出名……”
老狐听闻后点头道:“是,那时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名气,因为思远超越了我,面对的是妖皇级生灵,那个时代,我这个作为师傅的人才走到天仙层面!”
这就是在凡人时期开启过特殊内景地的人的恐怖之处,快速超越了他的师傅。
“看着徒弟惨死,我却无能为力,最后心灰意冷,我借道高等精神世界远去,想重回人间。”
老狐一副忧伤而怅然的样子,像是揭开了心中的伤疤,血淋淋,他声音平缓:“想回归现世谈何容易,我这一走便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漫长岁月,期间数十上百次险死还生,多次迷失,能回来简直是奇迹。”
列仙想回人间,需要以无边法力贯穿大幕,这是一种不可取的方法,在过去实在太艰难了,会非常惨烈。
也就是如今,旧约松动后,神话渐渐腐朽,诸仙才开始能够跨界,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进入高等精神世界,寻找现世,或许更为稳妥一些,最起码在路上时,很长时间都不会死。
但是,却也没有听闻到,有谁能真正活着回来!
宠妻无度:无盐王妃太腹黑
“我或许是仅有的那么三四个成功案例之一。但是,很奇异,也很神秘,我这一走居然是两千多年,让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在路上时,我突破了,成为一个幕天层面的高手。但是回归后,我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王煊听的出神,一段归程竟需要两千多年?!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妖主的父母,以及魔四那一脉的鼻祖——魔皇,那三人成功了吗?
“很意外,也很离奇,我在高等精神世界中,走着走着就失去了肉身,精神飘浮了起来,然后就迷失了。当我再次有知觉时,竟感应到胎儿的心跳,我回归了母体,然后再次沉沦,无知无觉了。”
老狐的这种说法,确实离奇,这个神话时代并没有转世之说,信的人极少。
“直到很久后,我再次复苏,那时的我已经是一头黑狐,娶妻生子多年,生活在密地中。在此过程中,我竟浑浑噩噩了很多年,像是看到了不属于我的人生,而是一位狐族的部分过往。然后,我明白了,我像是经历了投胎新生,但是迷失了很多年,后面才全面觉醒。”
这如同天方夜谭,在超凡世界中,连方雨竹、张道岭、妖主等人都不怎么相信转世新生一说,还不如附体和夺舍靠谱。
而老狐在精神世界中走着走着肉身突然没了,精神远去,居然很像是投胎,这就有些异常了!
到目前为止,其他绝世高手探索各种不朽手段时,都没有过这种经历。
“你是新生后觉醒了前世记忆,还是昔日的主元神沉眠后再次复苏?”王煊问道。
“肉身新生,精神由弱而强的成长,也算是新生的元神吧,但是,我的一身道行在我觉醒后,也于一夜间都回来了。”老狐说道。
王煊愕然,这既像是转生,也像是夺舍,介于两者之间,说不清道不明。
这种路线有些了不得,若是在枯竭时代也可以继续进行,经历多次新生,岂不是在积累一世又一世的修行,会越来越强?
很快,他又静默,老狐所说可信吗?和巨鲸有关系的人,居然诞生在这里,而且以前没有听说过。
现在的老狐,等于至强者回归!
王煊狐疑,这属于“我有一个朋友”的故事吗?或许老狐就是姜思远,是那个巨鲸?
还有一种可能,老狐是那位帮助过姜思远的瘆灵?
王煊不想深究,只要老狐不针对他,不惦记他身上的养生炉,一切都好说,他只是为接赵清菡和吴茵回家而来。
“小友,你身上有不少秘密啊。”黑狐看向他。
王煊没有说话,坐在静室中,平视着領它,难道昔日他取走至宝时,被老狐发现了?
神級仙醫在都市 掠痕
老狐再次开口:“你动用的能量,是接近真实的超物质,很特别,我行走在高等精神世界的归途中,曾接触过一段时间。”
“我得到过部分造化真晶。”王煊回应。
老狐揭过这个话题,道:“有些误会,我要澄清下,我并没有单独为赵清菡和吴茵选婿。”
它很直接,告知情况,前段时间,外太空的褐星遭袭,所有科技飞船都退走了,且宇宙深处有大战,这条路疑似断了。
它没有隐瞒,告知赵清菡和吴茵,她们有可能回不去了,因为在这种大环境下,它真的无能为力送她们横渡星海,超凡腐朽后,它没那个实力了。
“我只是告诉她们,最悲观的情况就是,永远留在密地。若是这样,她们就要多想想将来了。神话结束后,人的一生会非常短暂,不足百年,她们虽然还年轻,但也要早做打算,要考虑未来的路,以及人生伴侣等。”
最近,羽化、欧拉、河洛同密地联系密切,在共议超凡退潮后的局势,老狐曾简单提了几句,告诉两女,密地多怪物,少人类,如果要考虑将来,以及人生后半程,可能要在这三颗超凡星球上选。
“最近,我收了两个人,都很特别。一个是漂浮在外太空中多年的尸体,竟活了。还有一个天生与超凡规则契合,要我送你一个当弟子吗?”老狐开口,转移了话题,多少显得有些突兀。
……
王煊和老狐一起离开静室。
不远处的仙家院落中,白雾缭绕,赵清菡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老狐见状笑了笑,先行离开。王煊看向她,向前走去。
上次两人在密地共患难,经历了很多事,分开时有些难别离,大半年后再次重逢,当心中的情绪彻底平静下来后,王煊觉得有几许生分了。
她选了一条束腰的新款长裙,将美好的身材勾勒出来,拆开古代的发式,摘掉玉簪,一头青丝自然披散下来,莹白的瓜子脸,因为踏上超凡路,更加显得晶莹白皙,非常漂亮的双眼清澈明亮。
她身高能有一百七十几公分,身材极佳,平日时,赵清菡显得有些冷艳,但笑起来后却又格外甜美,面孔清秀,异常精致美丽。
显而易见,她十分符合现代人的审美,用同班同学秦诚的话说就是,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女神范。
来到近前后,两人对视,许久未见,似乎有些距离感了,王煊思及两人间的关系,和她以前的点评有些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