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尋寶全世界 行走的驢-第三千一百三十九章美好的陣痛閲讀


尋寶全世界
小說推薦尋寶全世界寻宝全世界
第三千一百三十九章美好的阵痛
夜色已深。
位于礼士胡同深处的这座大宅门,此时一片寂静。
家人们都已休息。
叶天和贝蒂也一样,正躺在床上,低声闲聊着。
他们的话题,自然是围绕着即将诞生的儿子展开。
“亲爱的,过几天就到预产期了,你紧张吗?我现在一想到那些生孩子的画面,就感觉有些紧张”
贝蒂低声询问道。
叶天凑过去亲吻了她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
“能不紧张吗?咱们都是第一次当父母,这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一想到这小家伙即将降临人间,我是既兴奋又紧张。
等到临盆那天,我陪着你一起进产房,在身旁为你打气加油,我想亲眼看到小家伙降临人间,那一刻我将永远铭记!”
“啊!你要进产房陪产,那种场面你能应付得了吗?要不算了吧!”
“我一定要进产房陪产,不管到时的场面有多么紧张,我相信自己都能应付得了,我可不想错过那个时刻。
都市 漁夫
更重要的是,你是在中国的医院里生孩子,语言环境比较陌生,我进产房陪着你,也方便跟医生进行沟通”
贝蒂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好吧,有你在身边,我的确更安心,也不用担心听不懂医生和护士的话,产生沟通上的误会!”
“确实如此,这两天我打算恶补一下医学方面的知识,尤其是妇产科方面的名词,搞明白它们的中英文含义,以做到准确沟通”
叶天点头说道。
接着又聊了几句,他们就转移了话题。
“亲爱的,你想没想过给儿子取什么名字?咱们儿子是不是应该有两个名字?一个中文名字,一个英文名字!”
“我想没有任何用处,给儿子取什么名字,至少中文名的决定权在爷爷,我只有建议权,就连老爸也一样,这是传统,咱们自然也要遵循”
“啊!这么看来的话,你只能给儿子起英文名字了”
“给儿子起英文名的事情,我想交给马修和伊芙琳,相信他们会非常乐意,两边的长辈待遇不应该有差别!”
“那还用说吗,马修和伊芙琳老早就在商量,给儿子起什么英文名字呢”
“只要不是小马修和小斯蒂文就行,我们中国人可不流行儿子起父亲或祖父的名字!”
叶天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他们两人就这么低声闲聊着,享受着这份甜蜜的幸福。
聊了一会,贝蒂就犯困了。
叶天随即熄灭床头灯,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这个夜晚他睡得并不安稳,先后起来好几次照顾贝蒂,帮她盖被子,搀着她去卫生间等等。
即便如此,他也甘之如饴。
……
转眼又是新的一天,阳光明媚。
偷得浮生半日闲!
回到家的叶天,把其它所有事情都抛在了一边。
不论是京城公司和正在建设中的博物馆、还是纽约公司和正在建设中的博物馆,以及埃塞俄比亚正在进行的联合探索行动。
这些事情他都懒得搭理,待在家里一心一意地陪伴着贝蒂,陪伴着家人,尽情享受着家庭的温馨。
那些知道他回到北京,纷纷打电话过来邀请聚会的朋友,以及相关专家学者和部门发来的邀请,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不过他也说明了一下情况,免得对方产生误会。
得知他在家陪老婆,而贝蒂即将临盆,大家都表示理解,并纷纷送上美好的祝福。
接完这些电话,叶天就带着贝蒂去自家花园散步了。
花园里。
他搀扶着贝蒂,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慢慢地走着。
我的機器人室友
此时已是秋天,花园里几棵树木的叶子渐渐变黄了,池塘的水面上飘着几片落叶。
池塘里那些色彩艳丽的锦鲤,时不时就会浮上水面,好奇地触碰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落叶。
当它们发现,那些落叶并不能吃,就会失望地离去,游向别处。
但过不了多久,它们又会游回来,重演刚才那一幕。
虽然已是秋天,这座小小的私家花园依旧花团锦簇,姹紫嫣红。
这里有绽放着紫色花朵的迷迭香,清香袭人,还有清寒傲雪的金色菊花、以及艳丽迷人的蝴蝶兰等等。
此外,花园里随处可见各种造型奇特的盆景,摆放在一个个精美的花架上,或摆放在假山上。
爷爷和老爸他们养的十几只画眉和百灵,分别挂在花园里的不同地方,欢快地鸣叫着,歌声婉转动听。
行走在这座私家花园里,每一步都能看到不同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怡。
即便这是自己家,对这里无比熟悉。
在花园中散步的叶天和贝蒂,依旧兴致盎然,偶尔也会发现一两个小惊喜。
时不时的,他们就会停下脚步,或坐或站,逗弄一下池塘里的锦鲤和金鱼,抛洒一点鱼食进去。
每当鱼食落在水面上,那片水面就会瞬间沸腾。
附近所有锦鲤和金鱼都会蜂拥而至,去抢夺水面上的食物,场面非常热闹。
他们也会站在小道边、或坐在长椅上,欣赏那些傲然绽放的花朵,品味秋天的芬芳。
散步的同时,叶天也没忘教导还未出生的儿子。
“儿子,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故宫博物院那间展厅里的东西吧,其中有一件青铜像尊,是你老子我从法国吉美博物馆弄回来的国之重器,价值连城,……”
听着他的介绍,贝蒂不禁轻笑起来。
“亲爱的,你现在介绍这些有什么用?小家伙又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不能理解,你不是白费口舌吗?”
“这叫胎教,他是咱们的儿子,以后必然要继承我的那两座私人博物馆,或者跟兄弟姐妹们一起继承。
还要继承我手中那些数量庞大、且价值连城的顶级古董文物和艺术品,我当然要给他介绍一下家底。
等他出生懂事后,不管他是否喜欢收藏古董艺术品,这些知识他都要了解,免得长大了变成败家子”
叶天微笑着说道。
随后,他就继续自己的胎教大计。
一吻沉欢:驯服恶魔老公 小说
贝蒂则笑着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在花园里待了大约四十分钟,老妈就来到花园,将他们赶回了房间里。
毕竟已是秋天,天气略有点凉。
老妈害怕贝蒂着凉,那可就麻烦了。
……
接下来的两天,叶天一直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此期间,住在胡同里的大伟两口子,跑来家里坐了一会,跟叶天和贝蒂聊了会天。
经过长时间相处,贝蒂跟这两口子已非常熟悉。
跟李芸更是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之前还经常一起相约逛街。
除了大伟他们,住在附近的另外几个发小,也上门打了个照面,更多人却是通过微信视频打了个招呼。
大家都知道贝蒂临盆在即、知道叶天为什么回来,也就没有上门打扰。
回到家的第三天,去五台山浪了一圈的马修和伊芙琳,终于赶回了北京。
他们刚一走进客厅,叶天和贝蒂不禁都愣住了。
此时的马修和伊芙琳,脖子上各自挂着几串大小不一的佛珠,手腕上也戴着几串质地各异的手串。
这还只是表面上能看到的,包里谁知道还装着多少这种玩意呢!
了解情况的,知道他们是去五台山旅游了,这显然是被人忽悠购买的旅游纪念品。
不了解情况的,肯定会以为,他们是去五台山进货了!
叶天和贝蒂愣了一下,随即就大笑起来。
“马修、伊芙琳,你们怎么买了这么多佛珠和手串?”
“这些虽然都是佛珠和手串,但它们的规格并不一样,质地也各不相同,有的是紫檀、有的是花梨木、有的是菩提子等等。
更重要的是,它们寓意各不相同,都很美好,我准备把它们带回波士顿,送给波士顿的那些朋友和邻居,也算一份心意”
马修托着挂在胸前的佛珠解释道,并展示了一下两个手腕上的手串。
伊芙琳也一样,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收获,颇为自得。
叶天上前看了看那些佛珠和手串,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些玩意可不兴送人,马修,伊芙琳,甚至不能佩戴,你们最好还是摘下来吧,直接扔掉最好”
“为什么?斯蒂文,它们看上去都这么精美,而且寓意美好,为什么不能佩戴,也不能送人?它们不就是用来佩戴的吗?”
马修诧异地问道,伊芙琳也一头雾水。
虽然有疑问,但他们还是立刻摘掉了这些佛珠和手串。
对于叶天的眼光,他们都无比信任。
既然他说这些东西不兴送人,也不能佩戴,能肯定是这样,毋庸置疑。
但他们却不舍得立刻扔掉这些玩意,依旧拿在手上。
很显然,他们购买这些佛珠和手串花了不少钱,被人狠宰了一刀。
叶天再次看了看那些佛珠和手串,然后解释道:
“虽然它们看上去都很精美,也很雅致,但都是机加工的玩意,没什么内涵,至于那些美好的寓意,都是出售这些玩意的商贩赋予的。
嘴长在他们身上,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更重要的是,这里很多东西都是假货,哪里有什么紫檀、哪有什么黄花梨和鸡翅木啊。
它们很多都是塑料合成的,戴着不仅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对身体有害,所以我才会告诉你们,最好不要再佩戴了,也不要拿去送人”
说着,叶天就上前扒拉了一下马修手中的佛珠和手串,随手从里面挑出来一串佛珠和一个手串。
“马修,你手中这些佛珠和手串,只有这串崖柏佛珠和这个星月菩提手串,算是真材实料,却也是最廉价的材料。
更重要的是,它们都做过处理,这串崖柏佛珠的香味,完全是用化学液体泡出来的,这串星月则做过刷漆处理。
它们根本不能佩戴,戴上这些玩意,或拿在手里盘完,非但没有任何好处,对身体还有不小的损害,趁早扔了!”
“啊——!”
马修和伊芙琳齐齐惊呼一声。
紧接着,他们就将手里所有佛珠和手串都扔了出去,好像那些玩意烫手一般。
非但如此,他们连忙打开各自的背包,又从里面取出一堆佛珠和手串,直接扔到了一边。
一边扔,一边还在恼火地抱怨着。
“五台山上的那些商贩真是太过分了,听他们说寓意美好,而且还有各种功效,我们才买的这些佛珠和手串,谁知道都是假的、骗人的!”
叶天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接茬说道:
“全世界各地的旅游景区都一样,这类东西都是蒙外地游客的,蒙一个是一个,你看本地人有几个购买的?
你们千万记住了,以后出门旅游时,千万别买佛珠玉石这类的旅游纪念品,买一次上当一次,绝对没跑。
如果你们真想买这些东西,自己佩戴或送人,告诉我一声,我让人送来一些真材实料的好东西,任你们挑选”
“好吧,斯蒂文,我们记住这个教训了”
马修点头说道,略有点沮丧。
他倒不是心疼钱,只是因为被人骗了,所以有点愤愤不平。
扔掉那些佛珠和手串后,伊芙琳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盒精致的小盒子,略有点忐忑地说道:
“斯蒂文,这个长命锁不会也是假的吧?那些佛珠和手串,是从五台山的那些商贩手中购买的,但这个长命锁却是在殊像寺的送子观音像前求的!
听说殊像寺的送子观音很灵验,如果拜一拜那尊送子观音像,生下的男孩会集福德智慧于一身,生下的女孩美貌和品德兼修,所以我们才去求”
听到这话,叶天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马修、伊芙琳,拜送子观音求子,是没有孩子的人家干得事情,贝蒂马上就要生了,哪里还用得着拜送子观音啊,等孩子生下来,去五台山还愿还差不多!”
话虽这么说,叶天还是接过那个木盒,打开看了看里面的长命锁。
盒子里是一个小巧的银质长命锁,上面写着‘长命百岁’四个字,寓意很美好。
不用问,这个长命锁肯定花了马修他们不少钱。
叶天看了看那个长命锁,随即点头说道:
“马修、伊芙琳,这个白银长命锁是真的,也很精致,等小家伙长大一点,再给他佩戴吧”
听到这话,老丈杆子和丈母娘顿时长出一口气,喜笑颜开。
“幸好这个白银长命锁是真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那些佛珠和手串扔了也就扔了”
说着,伊芙琳就接过那个盒子,然后走到贝蒂身边坐下,将长命锁从盒子里取出来,向贝蒂展示着。
展示的同时,她也在介绍那个长命锁的所谓美好寓意。
叶天则拿起伊芙琳的背包,将其放在一边,随即跟马修闲聊起来。
聊了没一会功夫,出去买菜的老妈也回到了家里。
刚一回来,她就赶来这边查看情况。
看到马修和伊芙琳他们坐在客厅里,老妈也很高兴,坐在沙发上就聊了起来。
正说话间,贝蒂突然顿了一下,并皱了一下眉头。
紧接着,她就捂着肚子惶恐地说道:
“亲爱的,我的肚子有点疼,不会是要生了吧?”
话音落下,房间里所有人瞬间都愣住了。
“预产期不是三天后吗?怎么这会就要生了?”
叶天喃喃自语着,有点手足无措。
随着他这句话,大家全都惊醒了。
下一刻,老妈就激动不已地说道:
“臭小子,还等什么呢?快去叫你二婶,准备车辆,咱们立刻去协和医院,病房早就定好了,去了就能住!”
“得嘞!我这就去叫二婶”
叶天应了一声,旋风一般冲出了客厅。
临出门时,他关切地看了一眼贝蒂。
好在贝蒂疼痛的并不是很剧烈,还能坐住。
与此同时,他也飞速扫了一眼那个从殊像寺送子观音那里求来的长命锁。
路人臉大小姐
“难道真的那么灵验?”
转眼的功夫,他就把当医生的二婶叫了过来,也让手下安保人员备好了车辆。
二婶这两天一直守在家里,守在贝蒂身边,就是为了应付这种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
进入客厅后,二婶立刻检查了一下贝蒂的情况。
仔细检查一番后,她这才微笑着说道:
“这是产前阵痛,属于正常情况,贝蒂还没到生产的时候,但也不能再在家待着了,咱们立刻去协和医院”
“呼!”
大家都长出一口气,顿时放松了许多。
魂魄妖夢紅魔館へゆく
紧接着,大家就忙碌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与此同时,全家人都被惊动了,纷纷赶来这进四合院,关切地看着贝蒂。
无一例外,家里每个人都满脸喜色,都充满期待。
尤其爷爷奶奶,都笑得合不拢嘴,瞬间年轻了好几岁似得!
没一会功夫,叶天就抱着贝蒂,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出来,向大门那边走去。
老妈和丈母娘紧跟左右,不时提醒他注意脚下的门槛和台阶等等。
转眼间,他们一行人已走出大门,然后坐进停在门口的车里,径直向不远处的协和医院驶去。
看着疾驰而去的车队,胡同里的老街坊们都知道。
老叶家要添丁进口了!